CCDMM小说文学网>玄幻奇幻>前夫,丈夫,情夫 > 楔子(被草醒,再被草晕)
    虞秋是被人肏醒的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是被肏晕过去的,不知道晕了多久,醒来了发现他还在挨肏。

    肏他的人力大无穷,单手抓着他两只手腕反拧在身后,虞秋疼的倒吸气,怎么也挣不开,肩膀都像要脱臼,另一只手按着他扑腾弹动的腰,他整个上身都被按死在了床面上,只能高翘着屁股挨操,那一根粗长的玩意儿硬生生撑大了他条细窄的缝儿,尿孔也像被撑开,淫水流个不止,虞秋听着以为自己失禁了呢,恼得倒吸进的空气冒着火星儿似的烧的他肺疼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记深顶,髋骨拍上臀尖,肉颤似滚浪,男人的鸡巴插到了底,顶着最柔软的一圈嫩肉研磨,舒爽粗重的吐息燎过虞秋背脊,他整个都打颤个不停了起来,死咬牙关抵住呻吟的冲动,面目都因此而有些扭曲起来,眼白向上翻了翻,额上的汗液滚落下眉毛睫毛,和蒸烫熟红的面颊相触,看着像流的糟烂可怜的眼泪。

    醒的时候他被肏的正狠,下身颠簸不断,撞的他没防备就咬破了舌尖,现在血呼呲啦的染红了牙齿,虞秋偏头就想啐那强奸犯一脸,谁知攥着他的手腕的手松开了反过来捂住他整个口鼻,他大睁了眼睛“呜呜”地叫唤,脸却也被抬高,空气更加稀薄起来,他得空的手在那人的手臂上又抓又挠,没用,对方跟感受不到疼痛一般,铁都没这么强硬。

    虞秋越挣扎越无力,穴肉却在违背主人意愿的不停收缩挤压,裹的密密实实,爽的人头皮发麻,挺着屌身在里面磨肉,自顾自地进进出出,来来回回,抽插,撞击,顶弄,他把虞秋当是作飞机杯使,全然没注意虞秋是不是快要被他肏烂了,肏死了。

    虞秋的脸那么小,他一巴掌就能盖去大半,呛咳出的口涎糊的他掌心腻腻乎乎,他觉得亲昵又舒服,忍不住捂的更紧,插的更狠,他干脆掰开了虞秋的两条腿,让人跪着,从后面一整个抱住,抱住的感觉更好的了。

    虞秋的皮肤,发丝,呼吸,每一点细小的变化,颤动,他都能听得见看得见闻的见,虞秋的挣扎变小了,体温升的更高了,被他抱在怀里,也在向他倒来,他完全的接个满怀,两条无力的长腿向两边撇开,接纳他的侵占进攻,那个他摸着原本干燥紧实的小口,现在在源源不断地流出甘美淫水,松软似蛋糕的绵密胚体,温暖火热的包裹着他,他忍不住在这里释放,射出来的精液填满了穴道,被他不肯拔出来的性器堵着,稀稀拉拉地溢出浓白来,多余的滴到床单上,汇成一小滩更深的潮渍。他看着还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然后他掐着虞秋的面颊,不断地亲吻,享受片刻温存,而虞秋从原来的欲哭变成了真哭,流下泪时是无声的,他嘴巴被掐的微微撅起,男人啄吻他的唇瓣,啧啧有声,极尽咸湿又仿佛爱怜。虞秋哽着嗓子,咽着声音,对方手掌的桎梏里小幅度地摇头:“你别亲我,别亲我,我不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都要崩溃了:“我不想要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但男人的鸡巴又硬了起来,戳着他那个肥软细嫩的雌穴,没蹭几下,再次全根没入,虞秋除了终于发出切真实意的哭泣声,没有一点抵抗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